芒果冰沙

青冢

我愿你们陪伴着对方

恋爱火箭:



0/1


以前他们这个宿舍也挺挤的。


堆了乱七八糟小山一样的衣服,满地丢的分不清左右脚的拖鞋,桌子上放的东倒西歪的便利店袋子。


还有一屋四个少年。


少年们挤挤攘攘的疲惫与梦想在这方寸空间里着实伸不开手脚,就顺理成章地窝进他们的脑海,塞得每个人都沉甸甸。




今天的宿舍比起以往更挤。


七个大高个小伙子把自己叠吧叠吧装进来,脑海里的那些沉甸甸突然横冲直撞地往外跑。空气里还灌了一大堆不动声色的难过,压得窗户都暗暗作响。


35进20的录制刚刚结束,很遗憾,彼此之间,有短暂的分别。


不过黄明昊没有掉眼泪。


他学着摆出一副稳重的架势,去拍拍哥哥们的肩膀。可惜学艺不精,未成形的安慰在舌尖上滚过几次,直到熄灯,最终也没有和哥哥们说出口。




已经熄灯的宿舍一片漆黑。在黑暗中,黄明昊慢慢睁开眼睛。


他睡下铺,目所能及的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块床板。他漫无目的地盯了一会儿,就被时光洪流裹挟着,拍进已经熬过了的,那个春夏交际。






那个地方的时针需要拨快一小时,他的十五岁也被硬生生发狠地扯了一把。


60进35排名发布录制的开始到结束,黄明昊除了鼓掌以外,不用准备其他反应。镜头根本带不到他,即使有,也不过是边边角角、放大以后依稀认得出姓甚名谁的那种程度,无关紧要,存在感或许就等同于偌大的摄影棚里一盏带编号的灯泡。




快结束的时候,已经入围的哥哥们从高台上走下来送别,周围的人哭成一片,此时摄像机还在尽职尽责地运作。


黄明昊一个外国人,把自己的嘴角拉出一个微微上翘的弧度,直直地戳在那里,没有落下一滴眼泪。


自然,成片的时候,连个特写的落泪镜头也讨不到。十五岁的春天,伴随几个模糊的画面草草结束,只留下了那条一路下滑的排名线。






那天晚上黄明昊也在漆黑中睁开眼睛,对着床板发愣。


有冰凉的东西顺着眼角滑到枕头上,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,浸出一个小小的圆,然后慢慢扩成一小片。




第二天从节目组搬回乐华宿舍,他没有带走自己的姓名条和训练服。一团难捱的时光被揉得皱巴巴就丢弃在那,小朋友为数不多的一丁点任性。






把自己挪回宿舍大楼,远远的,黄明昊听到范丞丞的声音。


那是下午四五点吧,连冰冷的大厦都包裹在一片暖黄中,范丞丞踏着一地柔软的夕阳余晖向他走过来。




“晚上吃什么啊?”


范丞丞笑得稀松平常,顺手帮他拎下一个箱子。




当天夜里,黄明昊又一次睁开了双眼。他眨巴眨巴眼睛,简直要怀疑自己被扔进了时空夹层的漩涡,要日复一日锁在这个春天的结尾。


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,但黑暗中的上铺床板大概不会有什么太大差别,如同节目组宿舍的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
它变成一块投影幕,强行上映着残酷的生存战里,无数个黄明昊的片段。


过去了好长一会儿,压抑的哭声占领了整个房间。


生于沿海城市的少年,在异国他乡无处存放的不安与失落,成为暴雨时期水位狂涨的一条河流,一不小心就要冲垮堤岸。


好像一生都会是湿的。






隔壁床有窸窸窣窣的动静,随之而来的是一只温暖干燥的手,贴在黄明昊仅仅从被窝里露出的一小块额头上。


黄明昊抖了抖,立马闭上了嘴巴,被子却被人掀开了一个角。他猛地把被子抢了回来,牢牢盖在脸上,像罩住了一个大面具。


大部分人遮蔽面目会用坚不可摧的钢铁,十五岁的小朋友却选用了轻飘飘的棉布。


“丞丞,对不起,吵你睡觉了。”声音里还尽是水汽,听起来时刻准备积聚着再一次落雨。


范丞丞没有说话,把包得像个大茧子的黄明昊塞进怀里,胡乱地顺着他的脊背,“想哭就哭吧。”




大茧子里沉默了一会儿,又爆发出低声的呜咽。


紧接着,一遍又一遍、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:


“对…不起”


“对…不…起…”


“对不起…………”






Justin对黄明昊说,十五岁没有梦想成真,对不起。








0/2


如今是2018年,倒春寒,有点冷。


河北廊坊,靠近首都,不折不扣的北京时区。




16岁的Justin是破茧的蝶。


换了好几种颜色的头发,认识了好多新的哥哥,是人见人爱的大厂小机灵。一口母语说得软软糯糯,在节目里做了一回肆意玩闹的皮孩子。




在这个春天展翅,比春风还轻快。






此时洗手间的灯亮着,范丞丞进去了好久还没出来。黄明昊盯了会儿床板,按耐不住爬起来趴到门口轻轻地敲门,才发现门根本没关上。


范丞丞站在那里低着头,只看得到银灰色的发旋,乍一看起来好像很冷酷,头发丝儿却很软。


“不要难过。”


“没几天就又会见面的啊。”


黄明昊实在憋不出第三句安慰了,只好贴过去抓住范丞丞的手掌,软软地捏了两下。


范丞丞顺势握住他的手指,半晌,叹了一句:“你更难过。”


黄明昊吓了一跳,甚至下意识地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有没有泪痕,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,深深地盯着范丞丞。


洗手间里的灯泡瓦数不够,称不上明亮,黄明昊突然觉得,在韩国回宿舍那天那个黄昏的范丞丞被完美复刻,落在眼前。


范丞丞轻轻扣住他的肩膀,和他拥抱,“你不要难过了。我们以后都不要难过了。”






黄明昊紧绷了一天的嘴角,终于悄悄放了下来。




他始终自我暗示着,我把旧事埋得很隐蔽了,我不会触景生悲的。


但纵然是再翩翩的蝶,回溯起过去,也来自一只茧。






关上洗手间的灯之前,范丞丞揉了揉黄明昊的脑袋。


没有烫卷,金色的头发比一年前更软。


“快点睡。”




就把回忆的闸关上,惊涛骇浪都留给旧时光。










0/3


大厂里的人越来越少,时间立刻也像被压缩了一样。


一天或许只有十二个小时,每个人都把自己活成走马灯。




黄明昊有时候碰到范丞丞,在排练室的走廊。他把胳膊挂在别人肩上走路,打打闹闹笑得十足灿烂。明明是迎面走来,却看起来渐行渐远。


像从宇宙另一端发来的未知电波,人类的语言无法破解。




范丞丞确实在这里交了很多好朋友。


那我是范丞丞的好朋友之一吗?黄明昊想。


说实话,搞不明白。




直到有一天,范丞丞看到黄明昊和另一个练习生走过来,第一句话是兴高采烈地跟这位练习生打招呼的时候,黄明昊才后知后觉搞清楚了状况。




他的童年,与父母相处得太少,寄在舅舅家长大。舅妈是温柔贤惠的人,和舅舅有一个可爱的儿子。他和弟弟在同一所小学读书,舅妈每天去接送他们,都会准备双份的牛奶和小蛋糕,平日里对黄明昊的照顾也只增不减。


但如果他和弟弟同时出校门,弟弟总是能在舅妈宠爱的目光中,第一时间扑进她的怀里。


黄明昊长大了以后才明白的。


有些感情趋于本能,不显山不露水,深厚而沉稳。






于是,他后知后觉地害怕了起来。


产生期待,产生渴望,不是安全的人际交往法则。


他竟然想要范丞丞的本能,要第一眼,后面的都不算。


真完蛋。






千人见面会的日子来的很快,结束也快。


后台适时地播放着伤感的背景音,少年们在聚光灯下汗流浃背地谈过去、谈未来。


轮到黄明昊的时候,他小心翼翼地捧着话筒,一字一句的尾音偷偷发颤,像一颗真心已然堵在唇齿之间,却又怕被世人看见。


他想学做八面玲珑言谈得体的偶像,第一步就需要学会埋藏。


可尖锐敏感的小男孩却执意要登场,带着他的不安、善良、难过与迷茫,站在大家面前。




偶像与粉丝相逢的故事多似繁星,转瞬即逝的更是数不胜数。刚刚踏入十六岁的小朋友却一身少年心气,偏要以眼认眼,以心换心。




发言结束,黄明昊习惯性地撑住嘴角,直到散场后被粉丝拥着坐上大巴,还挂了一脸清浅的笑。


大巴启动,窗帘一放,范丞丞一只手就凑过来揉了揉他的脸,“黄明昊别笑了,没人看了。”


从Justin模式被强制切换的黄明昊愣了一下,看到一头耀眼的红发,好像漫长黑夜里突然冒出的一轮红日,灼得他心口发烫。


这可怎么办啊,范丞丞。








0/4


出道的事情绵延了一整个冬季,总算即将到达终点。


决赛舞台的练习累得骨头缝都酸,黄明昊靠着仅存的意志力撑到宿舍,却看到窗户旁边站了一个人。


廊坊的月光昏昏暗暗,倒是路灯的光探进来,在他的脸上绘出明灭。


黄明昊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,静静地呆了一会儿,只觉得周遭的空气不曾流动,闷得很。


他伸手要去开窗,被人一把扯了回来,一颗脑袋用力地埋进肩窝。


“丞丞,丞丞,你怎么了。”


只有呼吸声做回答。


其实也,不需要答案。




黄明昊顺了顺他的背,感觉范丞丞僵硬的背部肌肉一点一点松了下来。


放在肩窝的脑袋动了动,双唇没有预兆地覆了上来。


黄明昊抬眼望到了红外摄像头一闪一闪的灯,下意识地伸出手,捂在了范丞丞脸上。




手心是温润的唇。


黄明昊盯着范丞丞,范丞丞也一错不错地直视他。


长久沉默。




这个春天实在太过珍贵了。


风吹了日日夜夜,费尽功夫才把秃枝染出鲜花。


梦想,薄薄一层,比这昏暗的月光还要易碎。






范丞丞先松开了黄明昊。


黄明昊把手收回来,贴到自己的嘴唇上。


范丞丞总算笑了出来,揉了揉他的脑袋。


“那我们一起出道。”






风吹遍万里。






0/0


烧完美好青春,够不够换一个老伴?










//


半现实背景。


不过大家不要相信我。


也不要信别人。


先相信自己的眼睛,再信自己的心。

评论

热度(528)